您的位置: 新泰信息网 > 科技

从七国集团峰会看当今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的

发布时间:2019-11-22 18:38:01

  从七国集团峰会看当今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的变化

  6月7日至8日,七国集团(G7)峰会在德国小城巴伐利亚举行,峰会发表的声明强调七国将加强在宏观经济领域的协调,共同应对乌克兰危机、气候变化、恐怖主义等国际挑战,同时在日本推动下,不点名批评一些国家“以实力改变海洋现状”。外媒普遍认为,声明未能真正提出应对各种问题的具体方案,形式大于内容。作为发达国家间曾经的最具影响力的多边机制,G7峰会的走向与其面临的问题无疑折射出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的变化。

  一是G7峰会影响力下降,凸显西方发达国家整体实力削弱与国际格局多极化加速。

  近年来,G7峰会的落寞与新兴大国快速崛起形成了深刻的比照。冷战结束初期,G7曾囊括了世界前三大经济体,这7个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曾一度超过50%。然而时过境迁,2014年主要新兴大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超过发达国家;其中,中印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跃居全球第一和第三位。也是在2014年,由于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矛盾全面激化,G8峰会将俄罗斯排斥在外,重新变为G7集团。但对于俄罗斯来讲,暂别G7峰会并未对其造成很大的影响。实际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G7峰会始终没有能够拿出促进世界经济发展与国际安全形势稳定的有效方案。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金砖国家”峰会乃至G20的影响力明显上升。新成立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以及在中国大力推动下正式设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都引发了国际社会甚至G7成员的高度关注。尽管美日对亚投行一直心存芥蒂,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河村安久甚至在峰会上公开表示,除非中国先解决环保、人权等问题,否则日本不会加入亚投行,但英法德等其他G7成员先后加入亚投行的事实却说明,美日试图借G7峰会推动西方发达国家联手制衡新兴大国的努力,在更多的时候恐怕只能停留在口头表态上。对此,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指出,随着国际格局的变化,要解决世界所面临的重大问题需要包括中俄印等新兴大国,G7已不能单独应对世界的挑战,国际社会现在“需要的是G12甚至G14”。

  二是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依然在持续发酵,短期内恐怕仍难以得到实质性的缓解。

  今年是俄罗斯第二次缺席G7峰会。对此俄罗斯媒体在峰会期间指出,缺少俄罗斯,G7的影响力势必受到影响。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在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表示,西方发达国家犯不着“害怕俄罗斯”,世界已经发生改变,只有疯子才会臆想出俄罗斯突袭北约的情景;同时,普京也指出北约目前的军费开支已经超过俄罗斯10倍,为了维持战略平衡,俄罗斯仍会发展必要的反导能力,但俄美已是重要的战略伙伴,俄罗斯希望加强同美欧的对话磋商。然而,普京的表态并未在G7峰会引发多少正面的回应,峰会首日西方七国首脑就公开表示要继续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直至俄罗斯及乌克兰东部亲俄势力全面执行乌克兰和平协议为止。东道主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短期内西方国家不会放松对俄制裁。而美国政府则强硬的表示,已经准备好对俄罗斯采取进一步的制裁措施。从目前看,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缓和、重返G8集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方面,在西方国家拒绝解除对俄制裁的情况下,双方的矛盾甚至对立只会进一步加深。另一方面,俄罗斯自身也并不急于重返G8,而是将更多注意力放在了即将在俄举行的“金砖峰会”上。可以预见,未来俄罗斯与西方集团博弈仍将持续升温,成为影响国际关系演变的重要变量。

  三是面对此起彼伏的各种国际热点,本次G7峰会仍旧应对乏术、力不从心。

  反恐是本次G7峰会重点讨论的议题。中东伊斯兰国的异军突起,以及今年年初以来欧洲国家频繁发生的恐怖袭击,再次引发了西方国家的高度担忧。本次次G7峰会专门将反恐议题放在首日,但并未能就打击伊斯兰等议题提出具体方案,仅再次重申联合应对恐怖威胁的决心。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七国再次表态支持在今年年底的巴黎气候大会上达成实质性的温室气体减排框架,并要求新兴大国承担更大。但美日加与欧洲国家的分歧依然,美日加等国仍然拒绝承担量化减排。在伊核问题上,七国再次表态希望在6月30日达成协议,美国国务卿克里甚至在峰会表示“有能力与伊朗达成协议”。然而国际媒体普遍指出,目前美西方与伊朗对如何解除对伊制裁等关键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按时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并不大。

  四是中国议题受到关注。

  一方面,如何处理G7同中印等新兴大国的关系引发热议。针对中印等新兴大国的迅猛发展,德国《焦点》周刊日前指出缺少了中国等新兴大国的参与,G7集团已不能很好地反映变化中的国际政治经济现实,G7应该吸收中国等新兴大国的参与。另方面,日本试图在G7峰会上夹带私货,试图联手其他西方大国打压中国的崛起势头。日本首相安倍在出发前就公开表示,作为G7中唯一的亚洲成员,日本希望G7峰会能重点讨论亚洲问题。在峰会上,安倍竭力在会见英法德等国领导人的时候兜售其针对亚洲事务的立场,特别是日本在东海、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并在峰会的公开发言中要求G7不能对东海南海事态的发展“坐视不理”,呼吁将东亚海洋争端的关注写入G7峰会最终发表的宣言。

  然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与会的欧洲国家普遍对安倍的提议兴趣并不大,刚刚加入亚投行的英法德等国并不希望因此影响其与中国的合作,对安倍的口头支持更多的只是要表明维护7国团家的姿态,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质内容。总体上看,本次G7峰会虽取得了一些成果,但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形势,G7集团的影响力在下降,那种试图通过G7再搞冷战式对抗的举动注定是没有前途的。(付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副研究员)

  原标题:从七国集团峰会看当今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的变化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装修日记
液压机械/部件
民生舆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